Thursday, 4 June 2015

我双十年华开始的地方

这个星期是大学上课的最后一个Week,看着灯灯上了最后一堂课,和coursemates们吃饭+ 狂拍照,我整个情绪就开始蔓延。


那个时候,我也上了最后一堂课,也和大家吃了不少饭;也和大家拍了不少照。


看着她的照片,就忍不住地觉得好伤感。我上最后一堂课的时候好像根本就没有什么时间好难过的。那个时候啊,我的实验诸多不顺,仪器坏掉还不止,千辛万苦+ 波折重重+ 要生要死+ 好不容易才提炼出来的Fuel在送去检测分析时被Technician给全都蒸发掉了;没良心的Supervisor爱理不理,老是叫我别烦她(刚生孩子的人眼里就只有她的宝贝,学生毕不了业算什么)。那个时候啊,我忙着在Department和实验室里钻,论文半天吊的,Poster上面没Results,要生不生要死不死,回想起来就觉得好可怕!


当然,我对学校根本就没什么眷恋,要说难过,还真是有点牵强。但那毕竟是很长的一段时间啊,再怎么不喜欢,始终是我曾经那么熟悉的生活。一开始我常常在学校和宿舍里迷路,建筑物和课室都长得一模一样,谁搞得清哪边是哪边啊。把这些地方都走上千百遍后,简直闭着眼睛都不会迷失方向。路上,尽是熟悉的面孔。


我还很记得最后一堂课的情景,是Hamdam的Process Engineering。要以Hamdam来做结尾,光是想的就觉得好烂,真不愧是我烂地透彻的大学生涯。 最后一堂课,只有寥寥几个人。我们在第四年会分流,所以一起上课的同学变少了。但其实也没差,我喜欢的同学都在Oil & Gas and Process Engineering 的班上,有美仪,有Shuk Ling,有姿洁,有佩芬,有Yvonne,有俊霖,有Kent也有Nic,那就够了。结束最后一堂课后,大家各自回到实验室去做最后的努力和收拾。走向实验室的路上,我心中满是感慨,真的超级超级感慨的。离别我最擅长了,可是要离开我向来都不喜欢的地方,感觉真的好不一样,很诡异。Errr怎么说呢,就好像你很讨厌考试,很希望赶快毕业以后再也不必考试,但在考最后一张Paper时又好像有点舍不得为考试而努力为考试而熬夜的日子。所以说人类真是复杂,灰色地带永远那么多,矛盾得要命。拼命想要离开,但在离开前还是忍不住地回头望了望。离开前的感觉,就好像自己很投入地看了本厚厚的书,幻似别人的故事,却满是自己的影子。内容不算精彩,或者应该说是朴实无华,但看到了最后一章,却不自主地期待有续集的惊喜。明明就翻到了最后一页,却不想合上书本。把故事的情节在脑海里重演温习,意外地发现这一路走来,收获还真不少。


Everything happens for a reason,我非常相信。



如果走出现在房间,搭个Lift转个弯就可以到美仪的房间煮饭,该多好?
怎么那时那么忙?忙得我都没时间把情绪给记录下来。
可惜。




Love,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It's my pleasure to have your comment here :)
喜歡我的文章的話就留個言讓我知道吧 我會很開心的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