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7 September 2014

不再開學的我們

小學5年,中學5年,高中2年,大學4年,每每開學,都是大事。


先說小學和中學。

開學第一天總是興奮,總是滿懷期待。新的襪子,新的記事本,新的筆盒,新的筆,當然還有新的髮型。我有很多連我自己都不明白的奇怪原則,開學第一天,所有的東西都得是新的,因爲是新的一年啊。第一天很重要,大家都會很早很早地到學校,為的就是要搶個好位子呵呵~我永遠都是第一個,應該說,我一直以來都是第一個到校的學生,風雨不改。朝夕相對的朋友相隔兩個月不見,大家都忙著分享假期,到處都很吵很吵。我們學校沒有周會,只有“日會”。每一天都得唱國歌、唱校歌;聼老師說哪班的誰誰誰又得了獎;聼老師說我們學校又要參加這個比賽那個比賽要我們好好配合;聼老師說去年PMR/SPM/STPM的破紀錄輝煌成績;聼老師說學校來年的全A大計,我們都在草場上,頂著大太陽聼老師說。開學第一天的日會總是格外地長,也特別地語重心長。日會結束,隊伍緩緩移動,爬過長長的階梯經過溫室前面時總是會看到一群群還在哈拉聊天的老師。我會和我喜歡的老師打招呼,老師會說我的新髮型真好看。走到了課室,椅子都放在桌子上。學校很嚴格,每天放學之前我們都得把椅子放到桌子上。學校向來很寵愛第一班的我們,我們的桌椅,和別人的不一樣。首先先挑位子。學校規定男生都得坐前面,女生坐後面。我們都會分小圈子,馬來人、印度人、華人各成自己的小部落。挑好位子之後就是大掃除。我最喜歡掃地了,很多的灰塵和垃圾,很大的滿足感。Esther很聰明,她都會帶Wet Tissues來抹桌子。每一年我都忘記,筱暉總是會大方地Supply tissues給大家。對了,Tissues在我們的學校是違禁品,很奇怪吧?好啦,終于安頓下來了。在第一堂課正式開始之前,校長會來到我們班給我們精神訓話。每年的訓話大致上都一樣,你們Berlian是學校的希望,學校的紀錄都靠你們了,要努力向上,要打敗XXX校,要成爲縣内最好的學校,最後以荒謬的成績target結束她的精神訓話。雖然校長的target總是荒謬地令人忍不住發笑,但來年成績出爐時數字上卻常常和她的預言吻合,神奇。


然後我就上大學了。

開學之前我都會有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壯情懷。要離開我舒適的家到宿舍去住個四五個月,整個就是淒慘。開始的兩年爸爸媽媽都會載我到宿舍,幫忙我收拾打掃。後來覺得,其實我自己一個人也可以的。心不甘情不願地收拾行李,百般無奈地搭巴士回宿舍。巴士到站了,我下車。我的行李總是很少很少,我一個人,不需要什麽。一邊走,一邊看著左手邊的Faculty,總是默默地告訴自己很快就畢業了。到宿舍Office登記,拿了房間鎖匙。這個過程中總是會碰上不少熟悉的臉孔,有時候只是冷漠無感的對望,有時候是禮貌地點頭微笑,有時候是熱絡地拍肩大笑。打開房門,撲鼻而來的是熟悉的灰塵氣味,這是屬於我宿舍的特有氣味。氣味和音樂是最能Trigger Memory的神奇東西,相信若干年後再次聞到這我不太喜歡的灰塵味,滿滿的記憶會“刷”一聲地傾泄而出,排山倒海地將我淹沒在回憶的泳池裏。我無奈地放下行李,撥了通電話回家報平安。斑斑駁駁的牆壁看了就不討喜,滿是滿亂七八糟貼紙的鉄櫥被風扇吹得呀呀作響。我一把拉開窗簾,並把所有窗戶都打開,想要把悶悶的灰塵味給趕走。桌子上鋪了一層暗紫色的禮物紙,好丑。我把難看的禮物紙剝開,看見了底下雪白的桌面。恩,這樣還差不多。陸陸續續地把我的寶貝課本和筆記從儲物室搬到房間,路上碰見了不少人,一模一樣的問候,陳腔濫調的對白。漫長的打掃結束后,我鋪上了簡單俐落的綫條床單,把枕頭拍得鬆軟,恩,這樣看起來還不錯。

隔早醒來,開學了。

陽光穿過窗簾的縫隙,為房間撒下一片金黃。我躡手躡腳地準備,小心翼翼地吃早餐,不想吵醒熟睡中的roommate. First year的時候一個人住,很是自在,很是隨心。我一直認爲像我這樣的人不需要一個室友,也不適合和別人住在一起。遇上愛琪之後才發現也不盡然是這樣,能夠在放學后和roommate瞎扯、睡前說晚安,其實真的很不錯。説穿了,就是那份難以割捨的革命情感。我背上書包,匆匆地走上行人天橋。學校的湖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歡。只要經過我都會尋找四腳蛇的蹤影,而它總是在湖面不徐不疾地游泳。湖邊並沒有電影中常出現的情侶,也沒有趴在草地上看書的文青,什麽都沒有。或許,學校裏根本就沒有文青,畢竟這裏是Engineering Faculty。圖書館倒映在湖面上,煞是好看。在學校裏的日子我常常都窩在實驗室,圖書館反而很少拜訪。圖書館並不大,小小的,是屬於我們工程院的圖書館。喜歡窩在紅色沙發上,透過圖書館的落地窗,看著湖面發呆。對落地窗的情意結,我也無法解釋。我永遠都在一樣的課室上課,前兩年的DK 5,後兩年的BK 15和 BK 16。課室在四樓。在四樓上課的除了我們係,還有Computer & Communication Engineering。和中小學不同,我完全不需提早到學校搶位子。我一直都是坐在姿潔的左手邊。三個人的桌子,有我、姿潔和Nicholas. 雖然是很大的電燈泡,但坐在姿潔和Nicholas旁邊真的很自在。可以不需理由地沉默,也可以靜靜地發呆。看他們兩個吵吵鬧鬧,也是樂趣。大學開學並沒有太熱絡的Catch Up,沒有七情上臉的分享,也沒有熱血激動的訴説。一切,都是安安靜靜的。



今天晚上,房裏只剩下我一個人。18年來,在這個房間裏,還真是第一次呢。
就好像,我第一次失去了“學生”的這個身份,失去了為開學而興奮與哀傷的資格。



明天開學的朋友,加油。



Love,

1 comment:

It's my pleasure to have your comment here :)
喜歡我的文章的話就留個言讓我知道吧 我會很開心的 ^^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